红塵雨PHOTO

食摄性也~~~
摄即是空~O~

醉卧寒林:

《姑苏仲秋》

为谁勤,为谁忙。
一窗书灯一窗霜,
枕河人家无朝暮,
画里吴歌日月长。

红尘酒醉说弛张,
落木萧萧听炎凉;
只道软语多情愫,
孤舟放楫亦断肠。

【戊戌仲秋,差旅姑苏,偶拾数章,聊吟一曲,以志乱绪】

醉卧寒林:

《博斯普魯士的初戀》 

走到歐羅巴的盡頭,
亞細安的海風撩起我的袍擺,
感受蔚藍色的眼眸,
我把你的風情攬進胸懷。

一灣淺淺的海峽,
分割著兩塊不同的綠洲,
曾經的鐵馬冰河,
幻化成迷離的煙,閃爍的波,和靜謐的恩仇。

踩著先祖的足跡,
我在你的膝上逗留,
沒有成群的商隊,
我的絲綢和瓷器早已遍布全球。

彎下苗頭的腰肢,
只想親吻你俏皮的清流,
無論日升月恒、甘甜苦澀,
你始終是我一生的遷就。

——博斯普魯士,藍色的夢,純潔的初戀。

【博斯普魯士海峽晨夕風光數章,僅志懷想】